油市暴跌,祸首非美必属

by | Dec 19, 2018 | 国际/金融, 最新快讯 | 0 comments

今年10月初,就在国际原油市场一片看俏的氛围下,突然出现转头下滑的状态,国际油价由10月初每桶76.9美元,至今价格已深跌至50美元以下。下跌的幅度超过三分之一,无预警的熊潮令市场大为震惊。

现阶段来说,国际油价市场将取决于全球对未来石油供需及经济增长的预测、地缘政治、页岩油等原油代替性产品、欧佩克(OPEC)石油组织通过产量来操纵原油价格等所影响。

另一方面,市场分析,国际石油市场价格变动如此激励并不是供需原因所造成,更多原因在于是由国际油价的投机属性所引发,即投资行为的预期促使油价脱离实际情况而暴涨暴跌。

伊油出口受制,反推动原油暴跌

石油地质学家兼石油分析师伯曼(Arthur Berman)认为,未来数月,油价可能进一步走低。他预期油价未来下跌的因素归纳成两点:(一)供应担忧情绪有点过头、(二)石油供应将出现增长。

原油供应方面,8、9月份由于市场担心伊朗受到美国制裁后,将出现巨大的原油供应缺口,迫使油价看涨情绪高昂。经过一个月后,制裁伊朗的举措的确造成石油市场供应缺口恐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允许“八国”暂时进口伊朗石油。

实际上,美国企图以原油出口作为制裁伊朗地计划失败了。原油行業分析師估計,伊朗10月份在世界市場上依然每天可卖出約150万桶石油。特朗普原意是想透过制裁让其原油输出量為「零」的终极目标,但看起来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特朗普曾誓言要將伊朗的石油出口归零,對伊朗制裁的強硬立場使油价大幅上漲。同时,在他威逼之下,最大原油出口国沙地阿拉伯将产量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此外,俄罗斯和美国也加速了原油生产。

沙地阿拉伯、美国、俄罗斯等国努力增加石油產量以弥补預期不足的伊朗供应量。另一方面,市场上伊朗所供应的原油量基本上仅减少最多三成,加上現有8个国家可从伊朗豁免原油进口,基本上市场上伊朗原油份额已恢复供应。石油供应因此从吃紧变為过剩,从而导致国际原油价格大幅暴跌。

油价下滑,美成最大利益者

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消费国,乐见于其价格下跌。美国希望通过国际油市的超量供应来达成其政治目标(伊核协议等)。11月份,美国伊朗事务特别代表布赖恩·胡克在受访时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明年将继续致力于削减伊朗的原油的出口量,从而打击其主要收入来源,一石二鸟地打击其核武及经济发展。

胡克表示,2019年的国际原油市场将很可能将继续供大于求,这将使美国能够达成将伊朗石油出口“清零”的目标。“我们会积极有力地施加制裁,令伊朗的独裁政权失去其维持对欧洲和世界进行有害活动所需的收入。”

分析人士认为,一些主要产油国不断增加原油供应,其增量已超出伊朗石油减产的实际产量,美国对伊朗制裁导致油价长期上涨的影响并不存在,反而促使人类再次面临类似2014年全球油价暴跌的风险(当时国际油价由每桶100美元跌至30美元以下,跌幅超过70%),重演国际油价大崩盘的石油危机。

特朗普却在此时对油价暴跌大声叫好,“油价越來越低,太棒了!就像美国和世界的大减税一样。享受它吧!”。他并毫不掩饰的感謝沙地阿拉伯提高原油产量,并贪婪地表示油价可以再低一点!或许这一次又像中美贸易战般地,局面又再一次掌控在特朗普的手中。

更多文章:美攻中守,持久力成突围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