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自由浮动机制,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by | Jan 10, 2019 | 国内时事, 最新快讯 | 0 comments

2017年2月,行动党国会议员潘俭伟促时任首相纳吉解释,为何国际原油价格在1月份下跌后,我国的汽油价格仍然上涨。他也促请政府公布计算油价的方程式等等。

2019年1月,希盟政府重新落实油价自由浮动机制,同样没有公布如何计算和制定油价,反而是内阁在考量油站业者的诉求后,经过讨论才公布的最新油价。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只是在2019年1月4日发表文告表示,从2019年1月5日凌晨起,RON95汽油将从每公升2令吉20仙,下调至1令吉93仙,而RON97汽油将从每公升2令吉50仙,降至2令吉23仙;而柴油,则是从每公升2令吉18仙跌至2令吉零4仙。

林冠英表示说:“燃油零售价将使用自动定价机制(APM)下的受控浮动机制,每周制定(新油价),而这也符合全球市场油价下滑趋势。政府此后将在每个周五宣布新油价,同时设下顶价—— RON95每公升2令吉20仙,柴油每公升2令吉18仙,若国际原油价格超过其顶价,政府会给予补贴。换句话说,无论国际原油价格是起是落,人民都会受惠。”

RON95汽油从2.20令吉下调27仙至1.93令吉,这次大幅下调的结果可说是“皆大欢喜”,不但消费者感到满意,油站业者也不再投诉蒙受巨额亏损,因为政府已批准调高油站业的佣金。

佣金的调高幅度并未公布,但肯定令业者非常满意,因而油站业者公会事后还出面维护新政府的决定,并炮轰前首相纳吉10年未调高佣金,害得国内许多油站倒闭。

而按照油站业者公会的计算,若是依据当前国际油价,RON95燃油价格应该下调30仙至1.90令吉,而政府宣布下调27仙,就是把部分的调降空间转为汽油公司和油站业者的佣金。

长远来看,油站业者的利润“稳住”,羊毛是出在消费人的身上。

事实上,决定汽油价格的机制包含7大因素,即1.石油的产品价格、2.石油公司的购买差价、3.营运成本、4.汽油公司盈利(每公升5仙)、5.加油站盈利、6.销售稅、7.政府津贴。

目前燃油没有征收的销售稅,重新落实浮动机制后,希盟政府仍有给予一定的补贴以稳定油价。同时,政府保证RON95燃油的顶价是2.20令吉和柴油顶价2.18令吉,一旦国际油价超过此顶限,政府将给予补贴,但一旦国际油价攀升到太高,希盟政府又会不会将这项计划U trun呢?这才是人民所关心的!

而到了今年首季落实B40群体的燃油补贴机制后,新的疑虑将浮现,因为政府将直接补助指定的受惠群体,到时不再补贴燃油价格,让它依据市价全面浮动。

因此,政府应公布油价浮动机制的详情和方程式,这样才能让消费者口服心服。

更多文章:2019年新年新展望,大马房产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