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可渡过电子化寒冬吗?

by | Jan 31, 2019 | 国内时事, 最新快讯 | 0 comments

根据2018年的相关统计,大马人每日花超过3小时在社交网中、国内中文最大报章星洲日报日销量由高峰40万份已下跌至如今的30万份、从2019年开始,大马中学生将开始无需携带课本上学,电子课本将取而代之。现在,已越来越少的人会看报纸、纸质书籍,传统纸媒在电子媒体的来袭下开始式微。

好比传统媒体的报纸,其明显的优势是方便携带、便于收藏和深度报道。尽管在上个世纪70年代广播优化及电视的风潮下,传统纸媒依然可站稳脚步,逐渐发展。但随着3G手机和电子书的出现后,其信息容量、易携带存储性及即时获取最新资讯等诸多特色,已造成纸媒难以与之竞争。

纸媒相对电媒的劣势

纸张源于东汉时期,当时,朝代朝廷官员也就是造纸术研发人蔡伦看到一般人书写非常麻烦及昂贵,不是所使用的书写工具如竹简和木简过于笨重,就是丝帛大贵,且丝绵纸并不可能大量生产,存有很大的缺点。于是,他就研究改进造纸的方法,最后成功研发出体轻质薄的纸张,当时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在汉朝以后,纸张大大地推进了书籍抄写和文化传播的事业。经过了1,000多年的时间传播,中国的造纸术就此传遍了整个世界。

纸媒在自汉朝以后已通行超过1千900年,当时是为了适应当时的需求而设计出来,如今却面临被淘汰的困境,而纸媒被淘汰的不仅是它的技术,更是千多年来的传统与回忆,这未免让人深感唏嘘。

以下是纸媒无法与电媒比较的劣势:

  • 生产成本高:纸质的成本远远高于互联网,而这高出的部分主要是纸张和印刷设备,其中纸张超过成书成本的50%。
  • 无法即时传播:纸媒传播新闻的时效性受到了冲击,无法有效即时传播当时发生的事情。
  • 表达局限性:无法像电子媒体般有多元的内容呈现,除了文字以外,还可有声音、画面、甚至可配以想像出来的动画。
  • 搜索性能太弱:无法简便搜索过去的资料或自行选取自己喜欢的内容,网络引擎的数据库是纸质媒体无法企及的庞大空间。
  • 互动性弱:无法像电子媒体般可随时得到观众的反应与回馈,而这些回应可成为大数据,可以借助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向受众提供更个人化的服务。
  • 阅读习惯的改变:由于网络及电子刊物的发达,加上方便携带,用户获取内容的渠道慢慢从平面转向网络。

目前,在国内,除大公司固定订阅报纸外,一般到报亭零售店或便利店购买纸质刊物的大都是年长者,整个读者市场已变得非常不乐观。雪上加霜的由于纸媒读者减少,广告商不再向这些纸媒投放广告,这就意味着纸媒的主要经济来源的广告所带来的利润和收益,也在大幅减少,严重威胁着经营的可续性。

纸媒需保质方能存活下来

一些知识分子认为,现今的阅读模式,被称为碎片化,快节奏的阅读。当你在网络上打开一篇文章,你看了一两行,发现不喜欢,关闭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打开。网络上有的文章缺乏深度,往往有隔靴搔痒的感觉,同时资料来源的东凑西拼、无法考证信息来源;对于这方面来作比较的话,是内容更具深度的纸质媒体唯一可以取胜的关键。

因此,纸媒若想继续生存,就必须要继续在内容下功夫,也就是需深度的内文。只要媒体人莫忘初衷坚持刊载出有深度、有审美、有立场的文章,不随市场随波逐流编写一些无内容、无益的文章,才能有筹码与电子媒体一较高下。

必须肯定的是,有深度的纸质报刊文章、有水准的优质书籍必然有其收藏价值,在价值姿态上,电子媒体是无法与纸媒媲美的。而我们不能否认的是,还是有人喜欢捧着书本阅读,还是有人喜欢在早上翻看报纸,享受阅读乐趣。在电子科技时代受到影响的纸媒,虽然现今处于劣势,但却依旧拥有存在的必要性,无论是在文化素养,或是文字与内容深度方面,它都有着无可取代的特质,然而,为保留它的可续能力,或许还需要很多方面的共同努力,让纸媒不成为历史。

更多文章:大马课本电子化的利与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