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的文化面貌及其历史价值

by | Oct 2, 2019 | 区块链, 数字货币 | 0 comments

在美国数学家、程序员埃里克·休斯(Eric Hughes)发表密码朋克宣言之后,互联网浪潮轰轰烈烈地席卷全球,人类开始了从传统世界向数字世界的大迁徙。但是,一个没有自主隐私权和独立财产权的数字世界无法诞生出独立的文明。无论它多么的发达,都只是发达的殖民社会,都受到来自传统世界的控制和压迫。信息科技,变成了掌握技术和权力的中心化机构和企业利用和剥削(exploit)数字移民的手段。

数字文明的诞生

几代密码学家不懈努力,终于由这个化名为中本聪的人集众人之大成,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发明了比特币。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芬兰赫尔辛基的一台小型服务器上启动了比特币的主网。在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中,中本聪引用了当日泰晤士报的头条标题: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这个标题永恒地刻在比特币的历史账本上,再也无法被抹去。

比特币,是第一种不能被来自传统世界的力量消灭的、非常纯粹地只存在于数字世界的电子货币。它的发明,是数字文明孕育进程中的伟大转折点。把比特币的诞生作为数字文明诞生的标志,一点儿都不为过。有了独立的电子货币,数字世界的居民才真正得以建立一个独立的文明,数字文明才有机会屹立于世界文明之林。在亨廷顿教授所说的21世纪全世界各种文明互相冲突的时代大背景下,数字文明第一次具有了与其他文明同台竞争的资格,甚至是占据一席之地的希望。

 比特币的文化类型

如果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是从物质向精神的话,那么数字文明在这一进化路线上处于更高阶和更未来的位置,也就是,更接近梁漱溟所分类的第三种文化,“向后退的”自律式文化,或者是德日进所描述的到达“奥米加点”的神性文明。为什么这么说?中本聪在2008年10月31日首次公布的比特币白皮书中这样写道: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基于密码学证据(cryptographic proof)而不是基于信任(trust)的电子支付系统。

比特币的发明目标之一,就是消灭掉对人性的可靠性和信用度的依赖和信任,而完全代之以密码学证据。比特币采用的两个最重要的密码学证据,公私钥签名和工作量证明,是数学和物理学的产物。只要其数学原理和物理学定律没有被颠覆,那么这一证据的可信程度,显然远远高于任何一个人或者组织的信用背书和担保。

只有密码学证据还不够,中本聪还要让比特币系统凌驾于全体人类之上,使得没有任何一个人、组织或者强权,可以僭越这套系统、控制这套系统、停止这套系统,为一己之私而损害全民的利益。

中本聪彻底消除了比特币系统中所有的技术中心化、逻辑中心化、经济中心化以及人的中心化,通过在各个层面巧妙设计博弈机制,把比特币系统变成了一个彻底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系统。

比特币是人类发明的第一个凌驾于人类之上并反过来规约人类群体自身意欲的技术。这一点,把比特币和此前所有的技术发明区分开来。而比特币在不受任何人控制这方面的纯粹性,又把它和形形色色由个别或部分人控制的山寨区块链或者联盟链项目区分开来。 比特币所采用的规约方法,是顺应人性的激励,而非对抗人性的惩罚,显然前者的实施成本要比后者低得多(事实上是用凭空创造的一种货币符号就达成了有效的激励效果)。这一点,又把比特币和此前传统的社会治理系统(比如执法系统、监狱系统等)区分开来。

比特币是一种文化产物

它是一种主体之间的存在,就像基督文化以圣经为载体,儒家文化以四书五经为载体,佛教文化以佛经为载体,比特币以代码和数据为载体,存在于大家的共同想象之中。显然,在处理人和宇宙的关系时,比特币是让人“向后退的”,无条件服从数学原理和物理学规律,而其手法,却又是激励式的。这正是比特币的巧妙之处。站在人类文明发展的坐标轴上,在人类从物质文明迈入数字文明的时代背景下,比特币的发明必将成为人类意识和精神进化之路上的一个不可磨灭的里程碑。

资料整理自: 刘教链 (文章作者)

更多文章:未来即便只拥1枚比特币,足以成为币圈“巨鲸”